小说小说

单身久了真的就会不想谈恋爱了,或因为心里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2020-09-07 15:54:19 写回复

    一品容华纵使相逢应不识第六百一十八章惊天你不是裴婉清,你是裴婉如。

    轻飘飘的话语钻进耳中。

    混沌的脑海里犹如一道闪电劈过,然后是声声雷鸣。

    裴皇后整个人都僵住了,嘴唇不停颤抖,想张口说什么,却一个字都挤不出口。她以裴婉清的身份活得太久了。久的她几乎已经忘了自己是个傀儡替身。

    她根本不是裴婉清,她是裴婉如。

    六皇子看着面色惨白的亲娘,心中汹涌的酸楚和痛苦没有化作眼泪。

    这等时候,哭有何用?

    “娘,”六皇子的眼睛泛着红,声音嘶哑:“你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裴皇后又动了动嘴,想说话,口中忽然失了声音。

    六皇子情绪太过激动,浑然不察裴皇后的异样。

    他以为裴皇后是不想说,眼睛愈发红了。他略略低下头,和裴皇后对视:“你为什么不说?莫非是难以启齿?还是你不想告诉我真相,想永远将我瞒在鼓里?”

    “如果不是永安侯说破了这个隐秘。你是不是打算永远瞒着我?”

    “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裴皇后泪水汹涌而落,眼前迅速模糊一片。

    她奋力地张嘴,可嗓子失灵了,她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母子两个的情绪都太过激动,甚至连推门声也没能惊动两人。六皇子不自觉地俯下身子,固执地寻求一个答案。

    裴皇后泪落如雨。

    程锦容满面倦色地推门而入。

    之前的两个时辰,她再次为宣和帝换血。辅以施针和汤药,宣和帝差点没了的那口气,又勉强续上了。此时正在昏睡中。

    她放心不下裴皇后,也放心不下六皇子,明明该去休息了,还是硬撑着过来了,没想到,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程锦容反手关门。

    重重的关门声,终于惊动了六皇子和裴皇后。

    裴皇后身体痉挛颤抖,哭得不能自已。

    六皇子转过头来,眼睛赤红,犹如不慎落入陷阱被伤的小兽,伤心又绝望。看着程锦容的目光里,没了昔日的亲密无间和温暖,而是痛苦和怀疑。

    程锦容心如针刺,痛不可当。

    “程太医,”六皇子一字一顿:“你当日搬离永安侯府,考进太医院,进宫为母后治病。一步一步,走得稳当顺遂。是不是因为,你早就知道,母后才是你的亲娘。”

    程锦容用力闭了闭眼睛,将泪水逼了回去。睁开眼时,眼神已经恢复镇定。

    “是,”程锦容简短地应了一个字。

    六皇子红着眼,继续追问:“从见我的第一面,你就知道我是你的胞弟?”

    程锦容看着六皇子的眼睛,点了点头。

    六皇子用力眨眼,目中水光被逼退:“所以,你和母后也早就相认了。只是,你们都瞒着我,不愿让我知道实情。因为,你们想令我登上储君之位!”

    不是这样。

    元辰,不是你想的这样。

    裴皇后大急,顾不得擦眼泪,伸手攥住六皇子的衣袖。待六皇子转头后,裴皇后才惊觉,自己张口时依然没有声音。

    “母后也无言以对了,是不是?”

    这个惊天之密,实在太过沉重太过难堪,如一座山压在少年单薄的肩头,似要将他彻底压垮击溃。

    六皇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本能地口出恶言,愤怒地想伤害所有人:“母后全力支持我争储,也是为了权势在握。待日后,我登基坐了龙椅,母后就是宫中太后。再无人能和母后争锋,母后的真实身份也就永远被埋藏。”

    “殿下!”程锦容皱着眉头拦下六皇子的话头:“你这么想,太过偏激了。娘娘是真心为你着想……”

    “还有你,”

    六皇子迅捷转过头来,目光尖锐冷厉,刺得人目痛心更痛:“程锦容!你费尽心思进宫,到底为的是什么?”

    “你对我的好,是真情还是假意?”

    “你一直鼓励我做太子,也是为了给你自己保命吧!你犯下欺君大罪,欺骗我父皇,欺骗了世人,这是要灭族的死罪!母后要保住秘密,你要活命,要荣华富贵,所以,你们合力欺骗我。将我当成了棋子!”

    “我真是太天真了!我以为,你们都是真心待我。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程锦容的眼睛也红了。

    不是因为哀伤,而是因为愤怒。

    “元辰,你给我闭嘴!”程锦容咬牙怒喝一声:“你骤然知道娘娘的真实身份,心中震惊,我可以理解。可你不能因自己的伤心难过,就肆意出言指责,伤害真正在意你的人。”

    六皇子扯了扯嘴角,扭曲的笑容里满是自嘲和讥讽:“在意?程锦容,你说错了!这世上,根本没有人真正在意我。”

    程锦容也怒了,目中闪出火焰:“眼下一团乱象,皇上和娘娘都未脱离险境,宫中内外都要你撑着。你一味自怨自艾自苦自怜,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

    “也罢,你想知道,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当年,我娘和我爹是一对恩爱夫妻。他们原本在临安过着神仙眷属一样的日子,我是爹娘唯一的女儿,他们爱我如世间至宝。”

    “裴婉清临盆时难产,生下一双儿女后,就卧榻不起。她自知时日无多,唯恐一双儿女不能安然长大成人。而永安侯裴钦,也不愿错失权势富贵。”

    “二皇子和寿宁公主需要亲娘,裴家需要一个皇后。”

    “所以,他们算计到了我娘的身上。我娘自幼相貌生得像嫡姐,人在重病后,常年养病,相貌有些微的变化,也不惹人瞩目。只要用心遮掩,就不会被人察觉。”

    “他们兄妹,定下这一李代桃僵偷天换日的妙计。很快设下陷阱,骗我爹娘进京。支开我爹后,就将我娘软禁在裴家。以我为人质,逼我娘做裴婉清的替身。”

单身久了真的就会不想谈恋爱了

    “我们母女被迫分别,我自小就以为自己亲娘早逝。我爹也被他们算计去了边关。我们一家三口,被逼着骨肉分离。”

    “这一分离,就是十几年。”

    请记住本书域名:。ubook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