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说

办公室穿开档内裤露出h,宝贝我开始了h高

2020-08-17 09:10:06 写回复

    英皇很少在周日安排演出,而周一又是各个舞团众所公认的休息日。每到这一天下午,舞团内人心也就散了。舞团成员们在大课或者排练结束后直接回家。

    林义龙午间和表弟们中午告别,下午帮助表弟们腾退房屋,晚上空余了出来和艾米约会。

    中午和表弟们吃得是意大利面,晚上和艾米就来到伦敦华埠和艾米尝试吃霓虹拉面套餐。.

    “凯蒂对你的印象还不错!”林义龙说道,“真心的。”

    “难道义龙哥没看出来她对我的敌意吗?”艾米有些生气地诘难道。

    “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不过......艾米的小伎俩也应用得不错,至少让凯蒂毫无发挥。”林义龙叹道,“我怎么对这种‘同性相斥’的情境理解越来越纯熟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事儿我不会过多参与的,就当我是个木头人,并不在场就行了。”

    “怎么可能不在场。”艾米很不高兴,“有的时候缓解一下紧张氛围好不好,我确实没有那我怀特豪斯议员小姐那么强势。”

    “凯蒂的强势在于她是波莉和塞莉的母亲,我们有句老话——‘为人母则强’。”林义龙说道,“这一点,我相信艾米以后会理解的。”

    “义龙哥的意思是说......”艾米惊讶地捂上了嘴。

    “我们谈过这个问题。”林义龙耸耸肩,“凯蒂也安定下来了,现在是艾米你自己的计划和想法。”

    “我当然是......”

    “先别这么仓促下决定。有很多东西需要好好考虑——比如对艾米你的舞台生涯的影响、对生活节奏的影响还有对你自己原生家庭的影响——这种事儿不用着急,我又不会就这么跑掉,像美剧里的那些不负责任的人那样。”林义龙拍了拍艾米的手臂,“反正只要你想好并且愿意承担责任,一切都好说了。”

    “这是义龙哥你的责任。”艾米有点兴奋地小声道,“从四月份开始,我就已经准备好了。”

    “hmm”林义龙拿起菜单,准备点菜,因为视野的关系,他能看到从正门进来的人,这人恰好是他认识的,田叔的女儿萨曼莎。

    萨曼莎不是一个人来的,同她一起的,还有一个长相清秀的本地男孩,看起来是同舞团的演员。

    不过,他们并没有对林义龙和艾米这一桌投来什么目光,去二层去吃晚饭了,并没有留意里面的林义龙和艾米。

    “你跟萨曼莎还有联系么?”林义龙小声问道。

    “还有点。”艾米说道,“我能感觉出来萨曼莎言语中的酸味。”

    “她现在怎么样了?”

    “义龙哥为什么问起她来?”艾米有些诧异。

    “因为刚才,她正好进店。”林义龙盯了一眼艾米,“跟她们团的男演员一起。”

    “哎......”

    “她现在仍然是她们舞团的群舞。”艾米答道,“有的时候也会去当独舞的救场演员,但......”

    “金丝雀码头永远赶不上摄政花园?”林义龙问道。

    “我可没这么说,是义龙哥说的。”艾米嘴角透出了狡黠鬼的笑容,“义龙哥又是知道点行情的观众,这是观众的选择。”

    “......我明天就去买国家芭蕾的票!”林义龙笑道,“我应该给国家芭蕾一些机会。”

    “你确定么?”艾米用威胁的语气问道。

    “离家太远了,就不去了。”林义龙装出一副很惊恐的样子,打了退堂鼓。

    艾米的信心非常足,除了她对自己舞技的自信外,“英皇首席”这个头衔代表自己被其他专业人士所认可。

    只是她并不知道的是,就算她自己如何有才能,以这么幼小的年纪,并不能那么幸运地在皇家芭蕾直接毕业就能通过试镜当上首席。

    艾米能当上首席,还要从两个舞团的恩怨说起。

    去年夏天,20岁就晋升皇芭首席的阿丽娜·科约卡鲁和她的同僚费尔南达-奥利维拉从摄政花园跳槽到金丝雀码头让皇家歌剧院颜面扫地。同时离开的,还有科约卡鲁女生的男友和舞伴的男首席。作为“报复”,摄政花园从金丝雀码头挖角挖回了瓦迪姆,并签约了与莫大结怨四海为家奥西波娃。出场阵容里仍然有一个女首席的空缺,舞团就在内部进行了三轮试镜,艾米在各种训练加持下也只是进入了最终名单罢了,虽然可以预见到艾米会最起码会被提升到第一独舞,可虑及到她舞台经验欠缺,艾米并不是名单里考虑晋升的第一人选。

    为艾米扫清障碍的,仍然是林义龙。

    摄政花园需要资金,单单是通过售票处预订出去的票根本就不够整个剧院花费的,通常的解决方式除了艺术拨款外,还有通过艺术捐赠募集而来的资金。有了这个渠道,捧一个“名角”所需的东西,很遗憾地,只是钱的问题。

    林义龙通过他自己的信托公司向摄政花园提供了250万镑,为艾米扫清了晋升的障碍。

    需要解释一下,在英国,如果你向慈善组织捐钱的话,受捐方获得的每一镑都会得到国库的25便士的补助。就算林义龙为此实际支付了200万镑,但林义龙的捐赠额仍然是记入四分之一补助的250万镑,他也据此可以主张抵消也减少了信托需要支付的62万英镑的资本利得税。

    至于让林义龙可以在摄政公园有他信托赞助的“主要资助人”铭牌和只要有演出就会被保留的剧院包厢等待遇,只能算多出来的填头——这样看来,艾米去年在蒙特卡洛对林义龙通过菠菜弄回来的那些欧元连林义龙在她身上投入的三分之一都达不到,也难怪当时林义龙有些生气。

    摄政花园尚且如此,预算只有皇芭一半的金丝雀码头就更别提了。为了让女儿萨曼莎进入舞团保留群舞位置,田叔每年都会捐助金丝雀码头的3万英镑,今年为了让女儿晋升更是达到了5万英镑。但如果他知道林义龙付出的200万艺术赞助,大概会用一句某电影里的评论来感叹,“你小子泡妞可真下血本!”
    尽管林义龙和艾米很小心,可艾米结账的时候还是和结完帐的萨曼莎撞了一个满怀。

    “龙哥和艾米在交往么?”萨曼莎有些气愤地问道。

    “主要是我父母想长留在英国,想让我找一个移民方面的律师商量一下。”艾米没否决,刚才吃拉面的时候也确实在谈这些东西,只不过没谈及两人正在约会的事实,“义龙哥又是我知道唯一一个执业律师,仅此而已。”

    “是这样啊。”萨曼莎看着林义龙那边有些平静的面孔,“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艾米答道。

    “那艾米你现在住在哪里?”萨曼莎问道,“改天找你出来玩啊?”

    “我现在住芬奇利路车站附近。”这个地址倒不是艾米编造出来的,因为9月份她父母还有奶奶确实会暂时住在那里,“O2中心对面稍微往里面走一点。”

    这是林义龙想到的相对适合艾米亲人的住所。

    “房租怎么样?”萨曼莎问道。

    “Studio一个月在890镑。”艾米把自己之前租房子,布置房间时的经历说了出来,“我平时的骑车上下班。”

    “也挺好的。”萨曼莎聊着,“我现在也要考虑自己租房子了,各种意义上的。”

    “唉?!是要结婚了么。”

    “我现在也稳定了,准备按部就班,开始自己的小家。”萨曼莎不想多聊自己的私人事物,“我也应该有些自己的生活了……艾米之前看了哪些区域?”

    “你可以试试温布尔登或者新梅尔丹。”艾米说道,“我租房子的时候感觉还行,但是转车太多。”

    “要是有时间晚上一起出来玩!”

    “我和义龙哥还要喝咖啡继续谈下去,下次吧!”艾米表示了拒绝。

    林义龙在两人谈话时,一直装作没看到那样坐在座位里摆弄手机,玩黑白棋。店里的服务员几次递来账单,都被林义龙用目光示意交给柜台那边的艾米。然后装作才看到的样子,跟萨曼莎招招手。

    萨曼莎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她看到林义龙被账单困扰公事公办的坦荡荡的神色,觉得艾米没说假话,安心地和自己的男友离开了。

    “不去和萨曼莎说话好么?”艾米结账完,这么说道。

    “我觉得没问题。”林义龙答道,“萨曼莎还是有些太大小姐气了,经验不足,着急的时候脑袋有点不好用。”

    随后,林义龙就和艾米一起前往帕丁顿站的路上,聊了聊他和萨曼莎发生的一些事儿。

    “啊,萨曼莎竟然做到了这个份上?”艾米问道。

    “她被吓得六神无主了,觉得我是唯一依靠。”林义龙露出了疑似奸笑的表情,“我作为一个绅士,总不能趁人之危对吧。”

办公室穿开档内裤露出h

    “那我呢?”艾米品了品,觉得自己和萨曼莎当年没什么区别。

    “我记得那时候,艾米说自己回国还可以进入女团当爱抖露。”林义龙回忆起两年前,“生活无论如何艰难也会继续,只是之前的训练就白费了,也不会达到现在的成就。我个人觉得很可惜,就帮了点呗。”

    “这是赞扬么!?”艾米疑惑地看着林义龙。

    “那艾米觉得是批评么?”林义龙笑道。

    “感觉像是义龙哥的自吹自擂——这就好比义龙哥当经纪人,看上了好苗,然后就下黑手了。”

    “也许有点吧,不过这不是也说明艾米和萨曼莎的不同了么。”林义龙被戳破意图也不觉得自己需要对艾米顾忌什么,傻傻地笑。

    “真是的。”艾米发出来为数不多的娇嗔,让后面两个女学生中东女学生有些羡慕。

    两人乘坐的公交车很快抵达车站,时间刚刚好,正好是之前林义龙预订的那个车次。

    “你父母说服得怎么样了?”上了车,林义龙决定讨论别的事儿,虽然任先生夫妇要来,但他愿不愿意在英国长期生活,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想的,他并不怎么想来打扰我的生活。”艾米答道,“所以,我还得继续说服他——不过,奶奶有可能就留在英国了。”

    “啥?”林义龙问道

    “妈妈和奶奶的关系非常差。”艾米答道,“义龙哥知道的那种婆媳关系,而奶奶没其他的收入,又把小卖部卖掉了,我打算让奶奶和我一起住。”

    “等等......我怎么觉得,你父母把这些负担都扔给你了呢?”

    “没辙的。”艾米答道,“我跟奶奶的关系本来就很不错,爸爸妈妈又很忙,我来照顾他们最安心。”

    “真辛苦......你父母那边,你可以用‘个人金融公司’作为让爸爸妈妈来这里的诱饵。”林义龙说道,“毕竟侨胞们在不列颠也需要借款嘛。”

    “这......”艾米当然知道林义龙说得“个人金融公司”是个什么机构,正好和她爸爸任先生的专业对口,可做起来不可避免地要做些让艾米父亲觉得违心的事儿。

    “反正,这也是一个备选方案不是么?”林义龙反问道,“我想到的也就是这些,艾米有其他的方案也可以拿出来参详参详。”

    “我再想想。”艾米开始衡量其中的利弊了。

    一路上,两人就围绕着艾米父母的工作行业和就业地点展开了“头脑风暴”,不过任两人怎么脑洞大开,最后也没拿出来一个稍微深入的结论。

    在卡迪夫总站换乘,林义龙和艾米来到了博纳斯,在凯蒂海滨联排别墅附近的一栋房子前,停步。

    “这还是第一次来义龙哥的家呢。”艾米说道。

    “这不仅我的家。”林义龙答道,“也是以后艾米的家。”

    “伦敦的房子怎么办?”艾米问道。

    “错误理解!你每个演出季度隔几个月就有将近10天的调整期,暑期的假期更多,没什么事儿就到这里来好了——都说了是假期房子,演出之后的休假期也可以来这里居住。”

    “那义龙哥的宅邸呢?我记得也在威尔士?”艾米十分好奇。

    “你要想去的话,下次就带你去看看,不过我们今晚在这里过夜。”林义龙答道,“我还指望着在这儿能和艾米在这里‘建立家庭’呢。”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