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说

娇吟浴室h,情趣内衣play小说h

2020-08-17 09:03:58 写回复

    一时间,天地嘶吼!雷霆翻滚!天地间风雨狂啸,彷佛九天之上,也有雷神愤怒嘶吼!那阵阵轰鸣的巨雷,每一下都让整个修罗殿百公里内震动不休。“小辈,本来还有想法收你坐个记名弟子,但是你如此不识抬举,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老者腾空而起,威严的目光扫视而来,仿佛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灵。话音落下之际,只见对方轻飘飘的抬手,朝着古飞缓缓的压下。“老家伙,做你的记名弟子?怕是你还没有那个资格!”古飞不屑的嗤笑一声,旋即也不怠慢。抬脚一跺地面,飞身而起的同时,抬手一拳朝着头顶轰出。“小子,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我是半圣,知道什么是半圣吗?”“那是可以利用天地大道来发动攻击,到了我这个境界,即使是举手投足都已经蕴含大道,你觉得还能跟大道抗衡不成?”老者眉头一蹙,冲着古飞不由得讥笑道。他已经沉浸在半圣境界千年之久。一身实力和底蕴根本不是普通的半圣可以比拟的。更何况只是一个觉醒境的小辈。“举手投足蕴含大道?”“大道三千,圣人都只能够参悟其一,你居然有脸大言不惭?”古飞人在半空,抬头看着老者讥笑一声,旋即转头看向凝聚在头顶的大道之力。“滚!”一声暴喝响起的同时!“轰...!!!”古飞轰出的拳头跟头顶的手掌直接相撞。下一刻!“怎么可能?”在老者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凝聚在头顶的大道之力竟然不受控制的四下散去。.

无论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再凝聚丝毫。古飞讥讽的目光投来:“老家伙?举手投足蕴含大道?”“你倒是举个手,投个足试试啊?实在不行,我修罗殿的广场借给你,跳个舞也行!”“你...!!!”老者脸色阴沉,看向古飞的目光仿佛利剑一般。“你怎么做到的?”“你不是要收我做记名弟子?怎么还需要向我请教吗?”古飞不屑的撇了撇嘴,神色中满是嘲讽。老者一时语塞!打脸!这是**裸的打脸。他大言不惭的说要收人家做记名弟子的话还犹在耳边。结果对于大道的运用居然不如人家。甚至他都没有看明白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小辈,不得不说,有点小瞧你了!”老者脸色微沉,看向古飞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认真。“以你的天赋,只要给你时间成长,未来的成就绝对不会太差,我也不想为难你,交出那个炼器师,我就此退走,如何?”古飞眉头一皱,静静地看着老者,冷笑道:“不可能!”先不说郭云平愿不愿意离开修罗殿。就算愿意,古飞也不可能放对方离开。毕竟那可是他培养出来的,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便宜别人。老者似乎知道古飞会拒绝,也不着急,微微一叹,继续道:“如果你答应,五行神府可庇佑你修罗殿在修法界百年不衰,同时为修罗殿提供百年之内的修炼物资!”不得不说,对方的条件确实很诱人。古飞出售伪圣兵,无非也是为了换取修炼物资。如果古飞答应,那么修罗殿百年的修炼物资都不需要在操心,而且百年内修罗殿还能安心发展。如果不答应,跟一个半圣撕破脸,孰轻孰重,只要不傻,估计都知道怎么选择。“如果我不答应呢?”古飞平静道。话音落下!老者傻了。就连在修罗殿内远远观看的修罗殿弟子都傻了。谁也没有想到,古飞竟然拒绝了。“小辈,你确定非要如此?”老者眼神微眯,一道凌厉的杀意一闪而过。他能够做到如此让步,是觉得对方天赋超凡,不忍斩杀一个天才。但如果对方真的不识抬举,他可不介意让古飞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半圣之威。“怎么?要动手吗?”古飞怡然不惧,抬头直视着老者的目光,讥笑道。“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老者脸色阴沉,漆黑的双眸寒光迸射。话落之时!再一次出手了。这一次,老者是确实怒了。出手之下,毫不留情!滔天威压凝聚头顶。大地震颤,比之前更甚。天空中,雷云滚滚而来,天色都暗淡了几分。整片天地,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仿佛世界末日。“小辈,半圣永远是半圣,不是你一个觉醒境可以抗衡的。”半空中,老者傲然挺立,目光之中,睥睨之色纵横。让人平白生出一股不可抗衡之感。修罗殿内,众弟子看着这一幕,脸色煞白。“这就是半圣吗?”“殿主会不会有事啊?”有人低喃道。“快去找长老们,殿主可能需要支援!”有人看着这一幕,不由的大声喊道。在他们眼里无所不能的殿主,再这一刻,也没有人认为能够扛得住一位半圣的滔天怒火。古飞神色平静的站立原地,没有一丝慌张。不过看在老者的眼里,却是以为对方被这一幕吓傻了。“小辈,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老者的声音如同滚滚惊雷,响彻云霄。古飞对此罔若未闻,神色平静的抬头看着四周充斥着的大道之力。“破!”淡淡的一个字吐出!顿时!天空中,雷云狂退。狂风止息,飞石落地,一切恢复如初。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如同没有发生一般。“这?...这怎么可能?”老者愕然。修罗殿的那些弟子也傻了。谁能想到,看似威势滔天的天地大道。竟然让古飞一个字,呵退了?竟然比最开始还要简单。最起码刚开始古飞还是出手了的。这一次,连脚都没有动一下,就直接消散了?“老家伙,再不滚,你就留下吧!”古飞负手而立,看着老者的目光,杀意凛然。老者顿时神色惊疑不定:“千年不出,没有想到如今的修法界竟然卧虎藏龙!”话音落下的同时!竟然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古飞微微一愣,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离开的如此洒脱。“殿主,就让他这么走了?”王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大阵中走出,站在了古飞的身边。古飞并未回头,而是望着老者离去的背影,淡淡道:“强行留他,我会受伤!”虽然古飞如今是觉醒境后期,可那毕竟是半圣。如果对方拼命的状态下,古飞也不敢保证,能够无恙。这也是古飞没有选择强行留下对方的原因。“殿主,放虎归山终为患,就怕他卷土重来啊。”王武皱了皱眉,担忧道。毕竟那可是半圣,古飞能挡得住,修罗殿的弟子可挡不住。万一古飞哪天不在,诺大的修罗殿,谁能挡得住对方?“放心,他不会再来了。”古飞摇了摇头,旋即直接转身离开了。至于王武的担忧,古飞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强者有强者的尊严,今天对方在修罗殿铩羽而归,就算要卷土重来,也是找古飞,不可能找修罗殿的弟子。当然了,如果真找修罗殿弟子的麻烦,古飞不介意踏平五行神府。王武看着古飞离开的背影,苦笑一声,旋即跟了上去。修罗殿,古飞所在的院子里。古飞端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王武静静的站在一旁。“来人,叫齐石枫来见我。”古飞脸色凝重的冲着门口的弟子吩咐一声。“是,殿主!”弟子不敢怠慢转身离去。很快,齐石枫缓缓而来。“古殿主,你找我?”古飞微微颔首:“暗影阁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距离幽冥离开也有十几天的时间了,让他调查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齐石枫微微一愣,旋即缓缓摇头道:“阁主并没有传回什么消息。”古飞眉头一皱,旋即道:“把上次幽冥带来的那些人全部送回暗影阁,这里暂时不需要了,暗影阁那边可能会用得着。”那些人本来是幽冥送来应对那个半圣的,如今人已经离开,那些人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处。况且调查那件事,幽冥也是需要人手的。这都十几天了也没有消息,看样子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阻力。齐石枫没有犹豫,点头道:“我稍后安排!”“你先下去吧,幽冥或者暗影阁那边有什么消息,记得第一时间来找我。”古飞挥了挥手,示意齐石枫离开。“明白!”齐石枫颔首,转身离开。齐石枫离开之后,古飞回头看着站在旁边的王武,笑道:“你也下去吧,最近宗门的事情你要多操心了,还有护宗大阵那边记得上点心,我担心还会有人来找麻烦。”经过五行神府半圣的事情,古飞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宗师级的炼器师对于修法界宗门的诱惑力。所以他担心,五行神府可能只是一个开始。王武神色一震,脸色严肃的郑重道:“殿主放心,最近我定会亲自盯着的。”现在在他心里,古飞的话与圣旨无异。

娇吟浴室h

古飞微微摆手。王武随之点头离去。“还是得抓紧时间恢复实力,往后的敌人会越来越强,再不修炼,不用说报仇了,就是保护家人都难。”从刚才的事情,古飞意识到了自己还是太过弱小。不然一个小小的半圣,敢在古飞面前聒噪,尸体都估计找不到了,怎么可能安然离去?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古飞选择了闭关,他必须以最快的时间,恢复实力。不然就算幽冥调查出千年前的事情缘由,或者背后隐藏的势力,他又拿什么去抗衡?时光荏苒,日子一天天过去。修罗殿这边自从五行神府的半圣被古飞吓跑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或者挑衅过。王武甚至开始觉的古飞的担忧是不是多余的。这天,王武带人如同往常一样,在法阵四周巡视。忽然间,一道黑影从高空呼啸而来。“什么人?”众人警惕,同时一道道身影猛的现身,纷纷围在了王武身旁。王武神色也是猛的一变。难道古飞的担忧应验了?有强敌?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砰!”一声巨响,一道人影直接摔落到了地上。定睛望去,只见人影满脸惊惧,双目无神的躺在地上,一张嘴满是鲜血。“韩师弟?”有人认出了来人,一声呼喊,让众人神色猛然一变。韩师弟?是跟他们一样在阵法处负责巡视的。“韩...师弟?韩...死了?”刚才认出来人的弟子一阵呼喊,只是却根本得不到回应,伸手探到鼻子底下,才发现对方已经断气了。“怎么回事?”“谁...是谁?是谁杀了韩师弟?”“他一个时辰前还在这里的,怎么会...”周围巡视的弟子一阵议论,眼神深处透着深深的惊惧之色。因为韩师弟死的太过诡异了,从表情看来,更像是被吓死的。

可是他们是修士,寻常的事情,怎么可能被吓死?王武眉头紧锁,一张脸色阴沉如水,厉声呵斥道:“慌什么?”“去查一下他飞来的方向,看看有没有发现,我就不信了,还真有鬼不成?顺便去把森罗叫过来。”自从修罗殿成长到如今的地位,基本上就没有人敢得罪修罗殿。更不用说杀修罗殿的弟子。但是,他更不会相信什么鬼怪之说。先不说真假,就算有,一个修士,也绝不可能被一个鬼怪吓死。弟子们很快回来:“王长老,什么都没有发现。”王武皱眉,沉声道:“怎么可能,查仔细了?”“我们担心漏掉细节,查了好多遍,都没有发现!”弟子恭声道。就在这时,森罗也走了过来,低沉道:“什么事?”“你看看这个,有没有鬼气?会不会是鬼怪所为?”虽然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但是问一下也可以打消这些弟子的担忧。否则,以后修罗殿肯定会人心惶惶的。森罗是什么,这些弟子也都知道。作为鬼君,对于鬼气还是比较敏感的。森罗没有说话,反而转头朝着地上的尸体看了过去,怔了片刻才低声笑道:“有意思!”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