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文章

原生家庭不好的人,相信所有人都情愿生长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中

2020-09-07 15:02:55 写回复

    “你到底想怎样!?”

    轻轻弹了弹手指,苏哲语气平淡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你们湘省暗黑制裁真能干掉我?”

    “呵呵……”柳璃儿皮笑肉不笑道:“你认为呢?”

    眼中闪过一抹不屑,苏哲俯视着她,第一次以高高在上的态度,嚣张至极道:“一个结丹中期,加上你,14个结丹初期。呵……你信不信,我杀你们,如宰鸡狗?”

    “哈……哈哈……哈哈哈……”

    仿佛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般,柳璃儿捧腹大笑,眼泪都出来了。她轻轻摇着头,艰难无比道:“哎哟喂。不行了,我都快被你给笑死了。”

    “你要真这么厉害,那你还玩儿什么阴谋诡计?干脆把我们和晋省修士协会的人全都干掉不就行了?在这儿胡吹什么大气??”

    “你是不是忘了,我是怎么把你擒下的?”

    “……”

    笑声戛然而止。

    苏哲却是并未停止,而是继续以一种平淡至极的语气接着说道:“或许你会说,你战力不强,所以才让我轻易得手。可你别忘了,现在那边还躺着两个结丹初期。他们……你怎么说?”

    “……”

    柳璃儿的眼皮子不自觉的跳了跳。可苏哲依旧不停,他道:“一个晚上,我就抓了三个结丹初期,这还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你们暗黑制裁那14个结丹,够我抓吗?”

    说到这,苏哲的嘴角已经扬了起来。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对方,一字一句道:“我能控制你,就能控制他们。然后,我想想……14执事大战裁决。你觉得,谁会赢?”

    “……咕。”

    柳璃儿笑不出来了。不,不止是笑不出来,她的眼中再次露出惊恐之色。

    他是在吹牛吗?

    不……

    毫无疑问,这点,他是真的可以做到的。一旦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他要杀自己等人……或许,真不比宰杀一只鸡狗困难……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柳璃儿嗓音沙哑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这么做呢?现在你告诉我了,除非你杀了我,不然你还能做到吗?”

    “为什么不能?”苏哲笑了,他道:“难道你们能一辈子龟缩在一起?还是说,你以为你们真能找到我,抓住我?”

    “还是那句话,仔细想想,我是怎么抓住你的。”

    这话一出,柳璃儿的瞳孔顿时一缩。

    前面发生了太多事,以至于她根本没能来得及细想。现在经过苏哲这么一提醒,她终于想起来了。

    没错。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跟踪他的?

    追踪器?不可能的。如果暗黑制裁的人还能被人在车上装追踪,那他们就别混了,抹脖子自杀吧。

    既然不是……

    这一刻,她再次想起了苏哲的身份。

    奇门术士。

    难道,这是他的术法能力?

    想到这,柳璃儿的眼神顿时变得阴鸷起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

    轻轻一笑,苏哲淡淡道:“先让你明白,不杀你们,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懒得去做,只有你明白了这点,接下来咱们才好继续谈下去。”

    “……”

    这个混蛋,简直太嚣张了!!!

    柳璃儿忍不下去了,她冷笑连连道:“难道你不是害怕制裁圣令?”

    怕?比起这个词,更准确点说,是忌惮。当然,争论这个就没必要了。对方不会信,扯那么远也没意义。

    轻轻摇了摇头,他道:“你如果真豁得出去,那我现在就走,接下来生死各看天命,如何?”

    “……”

    玛德……这个王八蛋!!!

    老娘真想豁出去跟你拼了!

    可她不是死士,真的做不到不惜命。颓然一叹,她道:“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废话说的已经够多了。苏哲直入主题道:“简单。你们帮我搞定晋省修士协会,我配合你们,不让你们三次暗杀的事情泄露出去。”

    “你耍我!!!”

    柳璃儿怒了:“你说的这两点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为什么不可能?”苏哲歪着脑袋看向她道:“视频我都帮你拍好了。有了它,晋省这边根本不敢把事情闹大。只要双方上层不插手,湘省晋省相隔千里,你们会怕他们?”

    “……”

    不得不说,苏哲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暗黑制裁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修士协会本就需要再三的小心谨慎,何况他们手里还捏着对方的丑闻资料?

    加上此次冲突并未死人,真要说有多严重,却也未必。

    当然,哪两个女执事就倒霉了。不过对此,苏哲却是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原因?

    周培依仗着自己舅舅是晋省修士协会执事,那嚣张跋扈全然不把普通人的生命当回事的姿态,谁惯出来的?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这个组织给苏哲的第一印象就不好。然后,他们此次前来,苏哲看到的是一大片的血色星辰,这说明什么?他们是带着杀意来的。

    你要杀我,我还对你客气?想多了。

    扯远了,回正题。

    没死人,就没什么是利益解决不了的。

    苏哲相信柳璃儿他们一定有办法处理好这件事。

    果然,对于这一点,柳璃儿没再多说,她沉默了好一会儿,却是接着又道:“那第二点呢?”

    “第二点有什么问题?”苏哲一脸古怪的看着她道:“咱们之间貌似没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恨吧?你们不继续追杀我,我不把这事情透露出去,咱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

    “说得倒简单。”柳璃儿皱眉看向他道:“雇主那边怎么办?完不成任务我们如何向雇主交代?”

    “那就想办法把他的信息挖出来交给我。”眼中杀机一闪而逝,苏哲淡淡道:“只要他死了,问题不就都解决了吗?千万别告诉我,你们那位裁决大人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

    “……”

    你在跟我开玩笑?我跟你合作坑雇主?

    似乎是猜到了她心里在想什么。苏哲摇了摇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要真这么死守着你的职业道德,你可以尝试着继续对我出手。不过这后果,你们自己考虑清楚就是。”

    说罢,苏哲已是彻底不耐,丢下那部存有视频的手机转身便走。

    计划?阴谋诡计?如果不是嫌麻烦,苏哲才懒得折腾这些。是,修士协会和暗黑制裁都很强大。可那又如何?有了那四颗上品灵石,苏哲有自信在短时间内突破至练气巅峰。再加上拔毒丹,他服用小蕴灵丹的限制将被大大放宽,说不定,要不了多久他就能晋入结丹。

    一旦结丹,配合赤炎灵身,短时间内他的战力将与结丹后期相媲美。如果再把法宝破霜也给炼制出来,他甚至有自信正面迎战结丹巅峰。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元婴不出,他怕个屁?

    而若元婴出手?他有天相之力,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至于家人?他还真不是太担心。毕竟,谁没家人?你真要把个战力堪比结丹巅峰的存在逼成了孤家寡人,那不是脑袋进水,那是脑子里塞多了SHI。

    原因就不解释了,懂的都懂。

    可苏哲的干脆却是让柳璃儿再次傻眼了。

    “喂喂,你什么意思!?”

    脚步未停,苏哲语气平淡道:“东西交给你了。如何抉择你自己看着办。要和,我欢迎,要战,我同样奉陪。不过柳璃儿,我提醒你一句,一旦选择了战,那我希望下一次再见面时,你已经做好了坦然面对死亡的觉悟。”

    说罢,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下一刻,猛禽“轰”的一声直接便是蹿了出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柳璃儿的视野之中。

    “……”

    这个家伙……他是……认真的?

    他留下了那么多的秘密以及资料给我,就真的不怕……?

    怔怔看着猛禽消失的方向,柳璃儿的脸色阴晴不定。犹豫挣扎了良久,她方才狠狠咬了咬牙,拿起苏哲刚交给她的那部手机,拨通了破杀的电话。

    没等太久,电话被接通,破杀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

    “喂?”

    “是我,火狐!”

    “火狐!!!”

    眉头瞬间皱起,破杀语气低沉道:“你已经失联将近四个小时了。”

    事到如今,已经没了任何隐瞒下去的必要,柳璃儿干脆合盘托出了昨晚到现在的全部经过,包括刚刚发生的事情,以及苏哲的提议。

    当然,前天的事情是一定不能说的。

    等他说完,破杀是又惊又怒。惊的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事态竟然会演变成如此一个局势。怒的是,火狐这贱人……简直就是个废物!!!

    但,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在闭目深吸了口气之后,破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默然思考了近五分钟后,最终还是颓然叹息了一声。

    不得不说,这事怪不得火狐。毕竟,谁能想到他一个结丹初期竟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轻易击溃晋省修士协会两大副会长……

    幻术……控制术……奇门术法……治愈术……

    这还只是火狐看到的,她没看到的呢?

    另外,正如他所说,他能轻松击败王雪峰与高亮,那么自己这边,除了他破杀,还有谁是对方的对手?

    而,一旦己方被他逐个击破,真让他挨个给控制住了,星城的暗黑制裁就彻底完了。

    什么?你说防?怎么防?大家都不做事了,天天窝一块儿呗?

    集中力量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干掉他?

    有了防备的修行者,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得到的。事情……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边,等了半天不见对方开口,柳璃儿不禁问道:“裁决,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怎么做……?

    眸光剧烈闪烁了一番,破杀语气阴冷道:“要不干脆抓了他的家人……”

    柳璃儿闻言猛然一惊,急忙开口道:“你疯了?这是严重破坏组织规定的行为,一旦被人知道了,咱们的后果只会更加严重。”

    “怕什么!?”破杀却是一脸的阴狠道:“只要计划周详一点,做的隐秘一点,谁能知道?”

    “再说了,不行我们就先找个人,委托给其他组织帮忙把人抓了。”

    轻轻摇了摇头,火狐一脸苦涩道:“不行的。你忘了我说过的吗?那家伙是奇门术士。我和他一见面,他就看破了我的身份。不止如此,他还一口道破了我的真名,包括我的所有信息,包括我家在哪儿。你如果真这么做了……”

    “什么!?”

    这话一出,破杀顿时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奇门……还有这等手段!?
    一眼看破一个人的真实身份以及所有信息?

    奇门术士真有这等手段?

    不对,似乎……以前就听说过,有高明的相师能够通过面相、占卜以及星象等推算出一个人的前世今生,乃至祖上以及后代。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商朝的姬昌了。

    这么说……他……就属于这一类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抓他家人的事还真不能干了。

    难道,真得答应他的要求!?

    不!绝对不行!!!

    陡然间,一个念头闪过脑海,破杀喃喃自语道:“或许……我们可以……”

    柳璃儿闻言立刻急切追问道:“可以什么?”

    “哼!”嘴角轻轻一勾,破杀目光闪烁道:“先照他说的做。剩余的,等你回来再说。”

    “……是。”

    轻蹙着眉头,柳璃儿挂断电话,默默抬头看向远方的天际。

    “死亡的……觉悟吗?妈……小弟……”

    当晋省修士协会收到消息,并将所有人都带回并州时,已经是上午十点的事了。这时候的王雪峰等人依旧处于昏迷状态,可会长张大风却是已经无暇关心他们的死活。甚至,他恨不得亲手弄死这群王八蛋。

    真是一群……丢人丢到了姥姥家的废物!!!

    咬牙切齿的憋了半天,张大风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一掌将面前的电脑拍了个粉碎。

    “湘省暗黑制裁分部,火狐,破杀。很好,今天这笔账,老夫记下了。早晚,老夫会跟你们清算个干净!!!”

    正如苏哲所料,有破杀出面,张大风碍于颜面,这个亏他不吃也得吃。否则一旦让这视频流传出去,上层如何博弈先且不提,修士协会的脸面必将荡然无存。

    身为华夏修士界正统执法机构,被人如此戏耍,执事之间当众上演激情肉搏,别人不会指责火狐下作低贱,只会嘲笑他们无能。

    为什么?

    因为修士协会自打成立以来,就因权力过于巨大,导致成员一个个的都养成了高高在上的习惯,行事也因此越来越嚣张跋扈。加上华夏自古以来的某些陋习,使得修士协会的名声一直都不大好。

    这事放在十年前,不,哪怕是五年前,其实都不算什么。可近年来,随着科技越来越发达,消息传播渠道越来越广泛,修士协会也因此频频被爆出各种丑闻,更是让得他们几乎快要到了人人敌视的地步。

    如今,修士协会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正在努力整改。这要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再被爆出这种大料……

    所以,即便心中恨到了极点,张大风也只能咬碎了银牙和血吞。

    只是……

    “余佳,宋红梅……”

    哎,头疼……

    柳璃儿有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破杀是如何抉择的?晋省修士协会又做出了怎样的决定?这些苏哲早已忘到了脑后。此时的他已换下了宋建民,让他睡觉,自己驾车。

    但,当时间来到中午十一点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却是让他陡然怔住了。

    “喂?你好。这里是惠民医院,请问您是苏哲苏先生吗?”

    苏哲先是一怔,旋即皱眉开口道:“我是。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今天凌晨我们这儿收到一位严重烧伤患者,她叫林诗涵,请问您认识吗?”

    林诗涵?严重烧伤?

    苏哲闻言猛然一惊,急忙开口追问道:“认识,她是我朋友。请问她伤的怎么样了?很严重吗?”

    “是的,全身烧伤面积达到70%以上,目前仍在抢救中。但是,因为她伤的本来就很重,又吸入了大量的煤气,所以情况比较危急。刚才医生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书了,另外,是否采取紧急抢救措施也需要家属签字,最后,还有手术医疗费用……”

    “等等……”苏哲皱眉打断她道:“她的家人呢?这些不是应该通知她的家属吗?”

    默然片刻,电话那头的姑娘轻声开口道:“警方给予我们的消息是,她唯一的家属……也就是她的父亲已于凌晨的火灾中死亡。所以目前,她已经没有任何家属了。而在她的通讯录中,我们联系了她的几名老师和同学,但……”

    稍微停顿了片刻,姑娘方才接着说道:“除了她的老师和同学外,与她通讯最多的就是你了。同时,你也是我为她联系的最后一位朋友。如果你也选择不管,那么……很抱歉,我们可能会选择停止抢救……”

    凌晨?煤气?火灾?烧伤面积70%以上……

    这一个个的词汇让苏哲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可他还是飞快接话道:“救,不惜一切代价……不,你们先抢救,给我三分钟,我会让人联系你们,稍等!”

    说罢,没等对方开口,苏哲已是直接挂断了电话,接着毫不迟疑的拨通了袁姗姗的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被接通,袁姗姗那略显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阿哲,你回来啦?”

    苏哲没接这个话题,而是语速飞快道:“姗姗,你听我说。我有个朋友,全身烧伤70%以上,且吸入了大量煤气。目前正在惠民医院做紧急抢救。她的情况很危险,可我至少还得8个小时才能赶回去。你能不能帮我把星城最好的相关类医生以最快的速度送过去帮忙抢救?”

    袁姗姗毫不迟疑的点头应诺道:“好,我现在就去安排。”

    “等等。”苏哲急忙开口道:“你先联系惠民医院,让他们不要停止抢救。”

    “好,我知道了。”

    后排,被他吵醒的谢玲满脸担忧之色,道:“怎么了阿哲?发生什么事了?”

    “8个小时……”

    苏哲先是喃喃自语了一句,接着立刻说道:“玲玲,帮我查下附近哪个市有没有最快飞往星城的航班?”

    谢玲见他一脸急切之色,没敢多问,急忙开始查询。可查了半天,苏哲见她始终没开口,不由急切问道:“怎么了?还没查到吗?”

    “……”

    默然片刻,谢玲轻轻摇头,满脸担忧道:“没有。最快的方式就是开车。阿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

    草!!!

    心中暗骂一声,苏哲用力踩了踩脚下油门,沉声说道:“我的一个朋友出事了,情况很危急,虽是可能死亡。”

    “啊!!?”

    谢玲闻言惊呼一声,眼神也开始变得急切起来,道:“那……那怎么办啊?”

    苦笑着摇了摇头,苏哲叹道:“但愿她能扛住吧。”

    说罢,他不再开口,而是再次提了提速。

    160了。这是猛禽的最高时速。没有经过改装,只能开这么快。另外,再提速就容易出意外了。

    希望,她能等到自己回去。

    相比

    尚在豫州玉都的苏哲,擅长易容化妆的柳璃儿却是早已回到了星城。此刻,她正与破杀面对而坐。

    “那边同意了?”

    破杀抬头看了她一眼,叹道:“同意是肯定的。不过以后咱们就要小心了,张大风这人很记仇的,这事没那么简单了结。”

    柳璃儿轻轻点头,也是跟着叹息了一声。这次为了压下此事,除了利用视频威胁,他们还付出了整整二十亿作为赔偿。否则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原生家庭不好的人


    毕竟,人家是真的吃了大亏。真要一点补偿不出,即便张大风为了顾全大局,强行咽下这口气,余佳宋红梅却是未必肯善罢甘休。

    好在,对于她们这些人而言,没什么是利益不能解决的。

    晋省那边的事情暂时算是过去了,柳璃儿也不多说,转而开口问道:“之前你在电话里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破杀闻言勾了勾嘴角,眼中闪过一抹阴冷之色,道:“要杀人,未必一定要我们亲自动手。”

    “嗯?”柳璃儿轻轻蹙眉,看向他道:“你指的是……?”

    “杜纯。”

    “杜纯?黔省修士协会副会长杜风的侄子?”

    “不错。”嘴角扬的更高了。破杀冷笑连连道:“之前我还在想,怎么把他引诱到星城来。没想到,今天上午他自己就到了。接下来,咱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挑起他们两人之间的冲突。”

    轻哼一声,破杀语带讥讽道:“他不是不想得罪修士协会吗?想的倒是挺美。只要他们之间能起冲突,最好是让那家伙一怒之下打死杜纯,这事,我看他还能找谁扛下!”

    “办法倒是不错。”轻轻蹙了蹙眉,柳璃儿缓缓摇头道:“可要怎样挑起他们之间的冲突呢?”

    “赵思琪!”破杀笑道:“周家二子周淮追了她六年,早已将其视为禁脔,这点星城所有人都知道。可如今她却成了苏哲的女朋友,加上两人早有冲突,你说,他想不想弄死苏哲?”

    双目陡然一亮,柳璃儿点头道:“不错。甚至,我怀疑悬赏干掉苏哲的就是他。”

    这点不重要,破杀没接这话,而是继续道:“另外,杜纯这人听说也挺好色的。赵思琪的长相没得挑,只要他们碰上了,没准不需要周淮出面,他们就能爆发冲突。不过这样就有些过于明显了。所以,最好是让周淮也参与进来。咱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杜纯的相关讯息透露给他。”

    柳璃儿连连点头,这办法的确很好。想了想,她道:“那这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破杀扭头看了她一眼。好一会儿,方才轻轻点了点头,道:“火狐,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这次你在搞砸了,可别怪我不念旧情。”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上次柳璃儿终究是任务失败了。不,不止是任务失败,她还给整个湘省分部都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如果不是考虑到大局,她必死。

    柳璃儿也是清楚这点,所以才会主动开口接下这个任务。补偿也好,将功赎罪也罢。正如破杀所说,这是她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办好了,等这事过去,破杀也不好再追究。可若什么都不做,未来,他一定会找机会翻旧账。

    我只想活着。

    心中默念了一句之后,柳璃儿重重点了点头,一脸坚定道:“放心吧。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出任何意外。”

    “但愿如此。”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