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文章

一个女人最佳的结婚年龄,女人就应该在二十二岁到二十六岁的时候

2020-09-07 14:57:34 写回复

    “嗡,嗡嗡~”

    坐在自己的p111拖拉机上,李子涛头上带着草帽大喊着:“我的车怎么样?”

    “……”艾娃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什么时候开始老板的品味如此独特,他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吗?

    纽约第五大道,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哪!

    周围好奇的目光和那些拍照的记者们,李子涛全都看在眼里。

    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法拉利p111型号拖拉机,法拉利的最新产品之一。

    造跑车是很高大上,非常不错。

    可是,能买得起它们的人太少了,无法创造有效的价值。

    他们需要钱来生产、研究!

    拖拉机就是不错的选择,这时候的农场主们是市场消费大户。

    咔哒咔哒的声音,在城市道路上听起来别具一格。

    唯一的遗憾是座椅有点小,并且只有一个,他想要带艾娃跑一圈的念头落空了。

    “它的车头看起来很有趣,像个骄傲的意大利人,还有些调皮!”艾娃仔细打量着这款拖拉机。

    她也知道老板亲自开着拖拉机在第五大道炸街不是为了耍宝,看来接下来它将成为法拉利的主销产品。

    “对,像个大鼻子头,我一直建议他们把这个改成两人座,为什么非要把副驾驶放在后轮挡泥板上。”

    李子涛的语气带着点无奈,不过他还是拍着挡泥板上的座椅说道:“来吧,带你去兜风。”

    艾娃白了他一眼,伸手示意他拉自己上去。

    早知道今天要做拖拉机,她就不穿晚礼服了,亏艾娃心里还在期盼,这次相见是否是一次浪漫的烛光之夜。

    乘坐着色正的大红色法拉利p111,李子涛载着艾娃继续向前,他在gee餐厅定了位置。

    拖拉机刚拐入停车道,等候的侍应就全都傻了眼。

    有人本能的挥手想要制止,一边大叫着:“no,这里不能停这样的车子。”

    把车驶入停车位,小火车头般,带着些可爱气息的拖拉机停好。

    李子涛把钥匙丢给追来的侍应,顺手塞给他一张富兰克林:“看好我的车子。”

    “……是的,先生。”先前的腹稿全都作废,这是位惹不起的爷。

    随手100美刀的小费,就算是在纽约第五大道的顶级餐厅,一个月也未必能碰到一次。

    “查理·李!”报上名字,內侍带他们前往座位,菜单是主厨和经理一起送来的。

    同时,主厨也是这家店的老板。

    这在餐饮界很常见,许多有手艺的厨师,最终都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餐厅。

    就像李子涛曾一个人最爱去的博思丁餐厅。

    想到博思丁,他突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去了。

    那里没了从前黑暗、忧郁、安静的味道,反倒是多了几分浮夸张扬,让人不喜!

    当然,有人不喜欢就有人喜欢,博思丁餐厅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

    “今日有什么推荐吗?”李子涛抬头看向主厨,先前的恭维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这种恭维的话听得太多,走到哪儿都一样,听上去就像劣质的奶油,让人发腻作呕。

    “我们有新鲜的小牛胸腺,搭配松露和鹅肝是最棒的美味,还有烤羊腿,是由新西兰空运来的顶级羊肉。

    如果您想品尝地道的法式美食,我建议您可以试试白酒炖牛肚,它是来自我的家乡的美食!”

    “你来自卡昂?”李子涛对这道菜有印象,因为曾有人专门为他普及过。

    另外,卡昂就在诺曼底,这个名字让人难以忘怀。

    “是的,先生,您对法国的了解让人钦佩!”主厨很自然的恭维道。

    勃艮第红酒炖牛肉,白葡萄酒青口,同样是来自诺曼底的传统经典美食。

    这里的主厨更喜欢做家乡的食物,也让人产生兴趣。

    至少,他没有一上来就说‘来份鹅肝’之类的。

    那玩意虽然好吃,可要是但凡吃法餐都来一份儿,再好吃也得腻了。

    “当然,如果您不介意生肉的话,可以品尝一次鞑靼生牛肉。”

    “我要一份。”艾娃竖起手指微笑道:“自从尝过一次,我就爱上那种味道,很独特,你该试试!”

    “就按照你说的办。”李子涛倒是对生食没什么抗拒。

    只要干净安全就行。

    海边捡到的牡蛎,摆开柠檬挤汁,一口一个吃到饱他都干过,那味道真鲜。

    不过,口味这个东西因人而异。

    有些人会觉得特别的鲜美,好吃,就像李子涛一样。

    而有些人就无法接受,萝卜青菜,各有所好。

    “李先生,艾娃小姐,这是乔治主厨代表餐厅赠送的酒,由他亲自挑选,只有最珍贵的朋友才能喝到。”

    看着酒瓶上的标志,李子涛没认出是什么来。

    也许是感受到他的疑惑,经理微笑着解释道:“这款酒是乔治主厨在家乡的农场酿造的。

    严格来说它是一款白葡萄酒,但因为独特的气候和酿造工艺,让它带有一丝贵腐的甘甜,我想你们会喜欢的。”

    说着经理打开酒瓶,挂杯后为两人斟满杯子的三分之一,微笑离开。

    “尝尝看!”李子涛举杯微笑道;“cheers!”

    “cheers!”

    经理说的没错,这款酒的味道确实很独特,比李子涛喝到的任何一款酒都要特殊。

    不是说它的味道最好,而是非常的悠长、变化多端且奇特。

    总体来说,李子涛很喜欢它的口味。

    “它叫什么?”等上菜的时候,李子涛指着酒瓶对乔治主厨问道。

    因为酒瓶上只有一个农场标志,上面写着乔治餐厅。

    “卡昂·乔治。”乔治为自己挑选的酒得到客人的欣赏感到高兴。

    “它的价格,我想带一些回去!”

    “每瓶299美刀,对您来说当然不是问题,但是,受限于产量问题,每年的产量大约只有6000瓶。”

    “我要预订明年的2000瓶,稍后开支票给你。”李子涛一张口就要走产量的三分之一。

    乔治主厨并未感到为难,酒只是他的副业,完全是为了烘托餐厅的生意。

    有人能够一次订走2000瓶,还是著名的查理·李,这将成为最好的宣传。

    乔治已经能够想象到,从明天开始,餐厅的门槛会被奋勇而至的客人踩碎。

    以他和家乡联名的白葡萄酒,也会得到人们的疯狂追逐。

一个女人最佳的结婚年龄


    这就是名人效应带来的价值。

    乔治此刻无比庆幸,此前门外的侍应没有因为他开了辆拖拉机而把人赶走。

    要是那种事发生的话,乔治敢肯定会用他那把7.62mm的大宝贝轰碎白痴侍应的脑袋。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