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文章

宁少辰宁小熙,沈蓓一小说全集免费读

2020-08-14 15:54:17 写回复

.
    玉盒乃是聂家先祖遗物,与玉佩相连,若是有情况,玉佩会有反应。.

    聂家主几乎每天都要查看一番玉佩,知道玉盒被人动过。

    能在佛音寺能,随意动玉盒的,除了佛音寺和尚,还能有谁?

    只是,没有玉佩和聂家血,根本不可能打开玉盒,哪怕七层武者也不行。

    玉盒上的魔气,太过强烈,聂家无人能镇压,只能送去佛音寺,利用佛音洞佛意消弭魔气。

    刚开始聂家主也担心,特意去佛音寺看过几次,确定玉盒没出问题,才彻底放下心来。

    “佛音寺几位主持都动过。”聂家主又道:“毕竟是古代宝物,无人能够按耐得住。”

    “也是,若是一件宝物,托本殿主看管,本殿主短时间内能忍住,时日一久,难免好奇。”江道明道。

    “我聂家人也被佛音寺的人暗中探查过,甚至逼问,只是他们都不知道。”

    聂家主淡淡道:“小女玉倩,也是因为邪法原因,翻遍家中古籍,询问我之时,无意下说出此事。”

    江道明眉头一挑:“怕不是无意下,是聂家主暗中授意吧?”

    “哈哈。”聂家主哈哈一笑,道:“交易已成,江殿主何必说这话。”

    确实是他暗中授意,让聂玉倩开口,交易白狐传承。

    这玉盒留在聂家,根本就没什么用处,还不如得到白狐传承,让聂家诞生一位高手。

    江道明合上玉盒,道:“以后聂家若有所求,可寻我,为聂家办一件事。”

    “多谢江殿主。”聂家主大喜,连忙道谢。

    江道明收起玉盒和玉佩,离开密室。

    聂家主早就知道里面有什么了,否则,怎么知道与法海有关?

    就算是没看过,也从上一任家主口中得知。

    他知道这东西,对聂家帮助不大,留下反而是祸害。

    两人出了密室,聂家主又去来一个木箱,将玉盒放进去,又包裹好。

    推开房门,周通等人神情肃然,守卫着房间。

    “摆宴。”聂家主道。

    江道明淡淡道:“这一顿酒,就当为我等践行吧,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殿主这是何意,可是我聂家招待不周?”聂家主连忙道:“殿主一直忙碌,未曾领略天凤城风光,多留几日,聂某好尽地主之谊。”

    “不了,两城刚起步,事务繁忙,兄弟们一直等本殿主回去。”江道明摆手拒绝道。

    “也罢,若是殿主有闲暇,他日再来天凤城,聂家必定好生招待。”

    聂家主不再挽留,让人去准备酒宴。

    江道明带人去处理物品,之前买了不少稻种,果苗什么的,还需要处理。

    一直忙碌到傍晚,聂家主准备好了血液,交给江道明。

    江道明亲自出手,为聂玉倩护法,助她融合白狐传承。

    白狐传承不同于夜叉传承,乃是白狐自愿给的,怨气已经消散,一丝执念也不存在。

    融合传承,聂玉倩一身气质,也出现翻天覆地变化,不再是之前的柔弱,整个人看起来妩媚不少。

    浑身上下,也透露着一股妖邪之气。

    不过,这妖邪之气很纯净,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智。

    身上长出一些白狐毛发,多了一条狐狸尾巴。

    “多谢江殿主。”聂玉倩福身一礼,感受着体内澎湃妖气,喜不自禁。

    江道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道:“从今以后,好生修炼,切不可仗着白狐修为,为非作歹,否则,本殿主绝不留情。”

    聂玉倩只是刚融入白狐传出,便有四层初期的实力。

    假以时日,彻底消化了白狐传出,要不了多久怕是便能进入第五层。

宁少辰宁小熙

    将来踏入第六层,甚至第七层,都不是不可能。

    “玉倩明白。”聂玉倩恭敬地道。

    “你融入白狐传承,可知白狐全盛时期,是何修为?”江道明问道:“可有一些修炼境界传下?”

    这是他想知道的,现在武者,都是武功第几层划分,具体境界,根本没有。

    他很想知道,古老时代,是否有具体境界划分,又是如何修炼,仙神又是什么境界。

    “有信息传下,至于具体境界。”

    聂玉倩蹙眉沉思,片刻后,她道:“具体的境界并没有,但关于修炼记载确实有一些,白狐生前乃是第八层中期境界,踏入金丹大道……”

    上古时代修炼者,也没有具体划分,只是根据道行深浅来论。

    若真要划分,只有神仙和人的区别。

    再强的人,也只是凡人,在仙神眼中和蝼蚁没有区别。

    一直到上古末法大劫之后,才有第几层武者划分出来。

    一直到第七层,才算是有详细记述。

    真元液化,踏入第七层,然后压缩凝练,修成金丹。

    金丹修成,便踏上金丹大道,飞天遁地,移山倒海若等闲。

    “踏入金丹大道,便是半仙体质,进入第九层,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寿元再增,便是陆地神仙。”

    聂玉倩沉吟道:“至于境界如何称呼,并没有,白狐宝典,也只能修炼到第九层,除非得到青丘狐典。”

    “青丘狐典?”江道明好奇。

    “青狐狐典,乃是狐族圣典,可直通仙神境界,修成九尾妖狐。”

    聂玉倩解释道。

    “金丹大道,第八层,多谢解惑。”江道明拱手道。

    他知道的金丹大道,只有一个,那是孙大圣学的路子。

    还有一种属于结丹,但这个世界,没有碎丹成婴之说,而是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能帮到殿主便好。”聂玉倩行礼道:“若殿主需要,玉倩可将白狐宝典书写下来。”

    “不必,本殿主只是对前路好奇,对于白狐心法,并无心思。”江道明摆手道:“十八龙象,以足够我纵横世间。”

    说完,江道明转身离开。

    现在的自己,距离第七层也不远了,先踏入第七层,增涨寿元再想第八层,半仙体质。

    酒宴备好,一群人喝道深夜,各自睡下。

    黑夜之中,江道明眉头突然一皱,睁开双眼,一道若有若无气息,一闪而逝。

    “跑的挺快,如此警觉,看来是位经验丰富的老手。”

    他感应到有人接近房间,可是,令他意外的是,他刚睁眼,那人便走了。

    对方实力,在六层顶峰,绝对是顶尖存在,而且感应极为灵敏,否则发现不了他的动静。

    会是为了观音玉净瓶碎片而来吗?

    如果是,对方既然敢来,应该还会有第二次。    第二日,天色未亮。

    江道明五人起身离开了,聂家准备了三辆马车,让他们拉运货物。

    马车上,还装了两车烈酒,让江道明路上喝。

    回去的路上,依旧是走小路。

    江元亮趴在马车顶上,充满期待地问马车内的江道明:“殿主,你说,我养只白狐怎么样?”

    江道明:“……”

    你为了吃软饭,是疯了吗?

    李文杰忍不住道:“现在元气消散,你就算是养一百只白狐,也不可能化形成精。”

    “哎。”江元亮心痛地道:“多好的白狐,为什么那书生就负了她,若是将我换成书生多好。”

    “你还是别想了,就你这样子,白狐也看不上。”李文杰不屑地道。

    李长青笑道:“你不行,将殿主换成书生差不多。”

    “呵。”江元亮笑了一声,坐直了身子:“要是殿主是那书生,你觉得白狐焉有命在?故事刚开始,白狐就被毙了。”

    江道明:“……”

    三人:“……”

    你特么说得好有道理。

    以江道明的性子,别说和白狐谈情说爱,估计上去就是,赐她败亡。

    根本不可能有后面的爱情故事,开始便结局。

    “赶路吧,废话这么多。”江道明淡淡道。

    胆子越来越大了,都开始拿他开玩笑了。

    江元亮撇了撇嘴,还对养白狐的事情不死心。

    梁俊驾着马,在最前面开路,突然问道:“殿主,你年纪也不小了,就没想过,给我们找个殿主夫人?”

    “你也跟着起哄?”江道明淡淡道。

    “哪敢,只是真心好奇。”梁俊道:“人生短暂,哪怕殿主天资超绝,将来达到第九层,有五百年寿元,终究会老去。”

    “你想的太多了。”江道明淡漠道。

    李文杰道:“不多,不多,等我们老了,可以帮殿主教导孩子。”

    “哈。”江道明淡笑一声,目光深邃,藏在马车内,谁也看不见他坚定的神情:“来到这个世界,不踏上武道顶峰,岂能心甘?”

    现在他心中只想快些踏入第七层,未来登上武道顶峰。

    至于什么情情爱爱,暂时没兴趣。

    四人感觉无趣,梁俊道:“殿主还是经历太少,不知情爱之妙,等你想懂的时候,定会比任何人都疯狂,甚至想时刻牵着她,永不分离。”

    “就像你跟杨青?”三人起哄道。

    江道明淡漠道:“我的双掌,唯有亡魂,没有爱恨。”

    四人无奈对视一眼,自家殿主就是块石头,男女方面,根本不开窍。

    正当他们要说什么,江道明声音响起:“注意了,有人暗中跟着,别表现出来,看其有何动作。”

    四人神情一凝,江元亮低声道:“殿主,有您在,还有人敢跟着?”

    江道明在天凤城大开杀戒,一天血洗两派,一夜连斩一百多位六层武者。

    这种凶名在外的存在,居然有人敢暗中跟着。

    “一个狡猾的敌人。”江道明淡漠道:“此人实力不差,警觉很强,本殿主一有动作,他便会退走。”

    四人继续交谈,却是谈论江水两城之事,不再拿江道明开玩笑。

    马车快速在小路奔行,穿过密林,翻山越岭。

    因为这次带了不少东西回去,他们行程放慢,一直用了五天时间,才来到当初巨石挡路之地。

    “停下。”

    马车内,江道明忽然出声。

    梁俊等人连忙停下,转而道:“殿主,可是发现了什么?”

    江道明走出马车,立于车顶之上,目光望着两旁山头:“藏头露尾的鼠辈,既然已经做好准备,还不出来送死?”

    轰隆隆

    话音刚落,山顶之上,一块块巨石滚落而下,砸向马车。

    半山腰处,十四位黑衣人出现,手持刀剑,飞扑而下。

    “好胆!”

    江道明冷哼一声,掌纳龙象真气,六龙六象纵横而出。

    轰隆

    龙象交织,滚落巨石轰然炸裂,化作齑粉,随风飘散。

    “杀!”

    一声冷喝,一柄长刀吞吐刀气,斩向江道明。

    其余黑衣人,分别冲向梁俊四人,一时间,刀气纵横,剑气刺目。

    江道明目光微凝,为首黑衣人,乃是六层顶峰武者,却不是他感应到,暗中跟随的那位。

    右掌一翻,六龙六象蕴藏其中,一掌拍向长刀。

    咯嚓

    刀气溃散,长刀粉碎,雄浑龙象掌力,印在黑衣人胸膛之上。

    噗嗤

    血水喷洒,黑衣武者直接倒飞出去,摔在右边山上。

    五指曲张,磅礴吸力传出,龙象擒拿。

    围攻四人的黑衣武者,连反应都来不及,直接飞向江道明,身躯在空中一顿,瞬间炸成血雾。

    “击杀武者,掠夺命元0.1。”

    “击杀武者,掠夺命元……”

    这几位只是五层武者,只有那位,是六层武者。

    黑衣人面色一变,想要逃走,却见磅礴吸力再起,体内真气一乱,身子不受控制,飞向江道明。

    “就你们这点实力,也敢对本殿主出手?”

    江道明目光一冷,正要下杀手,却见地面震动。

    妖邪之气鼓荡,却见一条条真气丝线,从地底蔓延而出,缠绕向江道明五人。

    “魔云宗!”

    梁俊面色一变,真气运转,利剑连挥,企图斩断真气丝线。

    只是,这真气丝线,显然是六层武者所发,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放肆!”

    一声沉喝,六龙六象垂落龙象金光,笼罩全场,没入地底。

    地面震动,真气丝线瞬间断裂,一位黑衣身影,从地底冲了出来,一掌拍向江道明。

    江道明提掌回应,如丝真气,竟是想顺着手掌,缠绕他手臂。

    雄浑龙象真气爆发,震碎所有丝线。

    双掌触碰,一触即分,黑衣人周身弥漫万千真气丝线,想要卸掉龙象掌力。

    却见龙象掌力粉碎丝线真气,印在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闷哼一声,一口血水喷出,万千丝线垂落,如同钢针一般,扎在地面,稳住身形。

    轰

    江道明一掌拍出,龙象擒拿吸纳的黑衣人当场炸裂,化作血雾。

    “魔云宗的人,真是活腻了。”

    冰冷的话语响彻,江道明一掌拍向黑衣人,龙象真气浩浩荡荡,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江道明,你别这么着急。”

    黑衣人冷笑一声,身形突然化作一道邪光,遁入地底:“既然敢来,就有对付你之法。”

    “阿弥陀佛。”

    突然,前方传来一道佛音,一名中年和尚身泛滔天魔气,踏步而来。

    磅礴魔威,如同山岳一般,压向江道明。

    江道明目光平静,淡然道:“又来一个送死的。”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