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文章

薄远琛温晚免费阅读,

2020-08-14 15:19:25 写回复

 说实话,解决一个小商队的异武者,真的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这一次那些异武者,没有用那些战甲战士动手,他们就直接把那个商队里的异武者给收拾了,也许那个商队的异武者,觉得赵海他们是钢铁界的人,就算是他们在钢铁界很厉害,到了这里实力也会受到限制,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威胁,所以直接就对他们动手,却忘记了刘全在最一开始见到他们的时候,就已经跟他们说了,他们也是异武者了,所以他们很快就被收拾了。

    刘全直接就把那些人的尸体全都收集了起来,随后就到了赵海的马车那里,接着对赵海道:“少爷,已经解决了,这已经是我们遇到过的第二个商队了,而且全都对我们很有敌意,我把他们的尸体全都收集了起来,我怀疑我们之前遇到过的,对我们抱有善意的商队,全都是从天堂港那里出来的,而且很有可能是跟那些异魔者有关。”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有这种可能,我们接着往前走,看看还能不能遇到商队,如果还能遇到商队,就看看那些商队的态度,要是遇不到商队,那刚刚这个商队的人说的可能就是真的,他们真的派人去通知灵菇城那里,其它的商队可能也去了灵菇城那里,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们就有一场大仗要打了,这样吧,你现在就进入到巨魔岛那里,把那些尸体留在那里,我把他们的异灵根都提取出来,然后加入找机会分给其它人。”

    刘全应了一声,赵海摆了摆手,直接就把他收到了巨魔岛那里,不过很快就又把他放了出来,然后就让刘全在马车里等着,不一会儿他手一转,手里就多出了二十多块水晶,这些水晶当然就是异灵根,赵海直接就把这些异灵根给了刘全,让他找机会赏给巨石镇的人。

    赵海坐在马车上,看着自己手里的果核,他在想着,该如何的更好的利用这个果核,就算是这个果核真的可以种出战甲来,那些普通人想要使用战甲,也会有一些麻烦,首先就算是这个果核真的可以长出战甲来,他也必须要长出来才行,而且还必须可以反复的使用才行,想要做到这一点儿,就一定要对果核进行炼制,那样的话,才能让果核快速的长出战甲来,才能起到赵海想要的做用。

    在一个就是能量的问题,那些平民的身上没有能量,就算是把果核给炼制成法器,只要用能量激活就可以长出战甲来,他们也没有能量可以激活啊,这个问题也必须要解决,不然的话,就算是有这种法器,他们也没有办法使用。

    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时间问题了,就算是他们可以激活种子,长出了战甲,那他们还要打开战甲,进入到战甲里,然后在启动战甲,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的,要是有准备的战斗还好说,要是突然的遭遇战,那他们就太吃亏了。

    所以这些问题必须要解决才行,怎么解决,这就是一个大问题了,首先就是果核的炼制,这个应该不难,虽然说炼器的法阵有很多,都与火系法阵有关,但是也有一些是跟火系法阵没有什么关系的,就像之前赵海用来提取异灵根的法阵就是这样的。

    如果这个问题可以解决的话,那就来解决第二个问题,那就是能量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也好解决,给那些战甲战士专门的炼制一个法器就可以,这样一来他们在需要用战甲的时候,就用法器激活那种子,他们就有战甲用了。

    最难的其实是第三个问题,就是该如何的解决时间的问题,战场上可是什么情况都能遇到,要是敌人突然攻击他们,而他们却还要放出战甲,在进入战甲,在启动战甲,那样的话,什么事情都晚了,怕是一场战斗都已经结束了,这是一个大问题。

    赵海手里把玩着那枚果核,脑袋里到是在想着这些问题,要怎么解决时间这个问题,这确实是一个难题,赵海不由得有些头痛,那些平民没有办法修练,不解的话,一切就全都好办了,所以最后所有问题,还是全都落到了修练上,如果可以修练,那赵海就有太多的方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要是不能修练,那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就会变得十分的困难。

    可是在异武界这里,没有异灵根是没有办法修练的,就像是在修真界那里一样,在修真界那里,你要是没有灵根,想要修练也是十分难的,只有两种方法,一就是走纯体修的路线,但是就算是你走纯体修的路线,也是必须要能修练才行,也就是说,你最少要有一点灵根才行,在一个就是走器修的路线。

    器修!赵海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突然想到到器修,在钢铁界这里也好,在异武界这里也好,修练好像是都会受到很多的限制,但是同时他们又没有说完全的不能修练,在钢铁界那里,人们把修练的法阵纹到了身上,通过那些法阵可以进行修练,进行战斗,而在异武界这里,人们靠的就是异灵根,有异灵根就可以修练,没有异灵根就没有办法修练,而且很多的法阵,在这两个界面没有办法使用,所以赵海一直也没有想过,说要在这两个界面用器修的方法,事实上这两个界面的人,跟他进入到虚界的情况不是十分的相似吗?他刚进入到虚界的时候,也只能用术法,没有办法修练,后来他是如何修练的?用白虎观想法,那是因为他的精神力强悍,所以他可以用白虎观想法。

    可是这两个界面的人,没有办法使用白虎观想法,他们的精神力不够,那他们能用什么方法呢?好像答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器修之法,如果他们用器修的方法修练,那是不是就可以修练了呢?毕竟使用器修的方法,在修真界那里,不管是不是有灵根,都是可以修练的,就像是他在虚界这里一样,他在虚界这里之所以可以修练,不就是因为他身体时的那些法器吗,要是这里的人也可以用这种方法修练的话,那一切是不是就都可以解决了?

    赵海就发现,自己的思想一直都处在一个误区里,他一直都认为虚界这里与修真界那里不一样,但是其实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小蛮他们用的是妖修的修练主法,只不过是有一些改变,而他用的是器修的方法在修练,道武界那里用的就是武修的方法在修练,钢铁界那里的人,用的是之前赵海他们用过的一个分支修练方式,就是兽纹修练方法,在赵海的空间里,有很多的兽人,用的就是这种方法修练的,而异武界这里的人,用的修练方式,也不过就是异能罢了,在修真界那里,天生就带有一定异术的人还少吗?他们不也是可以修练的吗?那虚界这里与修真界那里有什么不同呢?

    赵海刚一进入到虚界这里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没有灵根的人,没有办法修练,他用观想法修练是因为他的精神力天生强大,这些精神力是他原本的力量,但是他到了虚界这里,就等于是新生了,那说他的精神力,是一个异灵根是不是也可以呢?那他是不是就与异武界这里的人一样了呢?他是如何修练的?用的是器修方法,那异武界这里的人,用器修的方法,应该也是可以修练的吧?

    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有些激动了起来,马上就沉声道:“香儿,刘全。”两人都应声进入到了马车里,香儿之前一直在刘全马车的车顶上坐着,她显然也不喜欢一直跟赵海一样闷在马车里,赵海有什么吩咐,直接叫她就可以了,所以她就跑到了刘全马车的车顶上,而刘全就坐在马车里,在想着以后他们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赵海的声音,两人马上就到了赵海的马车里,赵海看了两人一眼,接着开口道:“我要进入到内空间里去进行试验,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了,记住了,如果在遇到商队,他们不攻击我们,我们也不攻击他们,要是他们攻击我们,就直接收拾了他们,如果咱上遇到村子或是小镇,嗯,先不要动他们,越过去。”

    两人全都应了一声,他们都有些奇怪,赵海到底是怎么想的,原本赵海还说,要把这一路上遇到的村子和小镇全都给收拾了呢,怎么现在又不动手了,他们有些奇怪,不过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赵海一定是有他的打算,他们也没有多问。

    赵海交待完两人之后,就直接进入到了内空间里,到了内空间里之后,他马上就开始了自己的试验,他先是收集到了所有战甲植物的种子,战甲植物所有部分的种子,都收集好之后,赵海就想要把这些种子,全都收入到那个果子里,但是战甲是由很多的部分组成的,一些部分的齿轮,本身就可以说是这种植物的种子,而齿轮也是有大有小的,想要把他们全都装到那种果子里,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赵海一时之间有些犯了难,最后赵海把目光落到了战甲上,整台战甲其实不能算是一件法器,但是他又可以算是一件法器,他虽然没有经过炼制,但是上面却有法阵,只要经过简单的炼制,他就是一件法器。

    但是赵海却不想直接就让异武界这里的人,把战甲当成他们的本命法器,这里也有几个原因,第一,如果赵海真的要让异武界这里的人,把战甲直接就当成本命法器的话,那么,那些战甲就必须要全都经过炼制才行,而其它人不会炼制战甲,就只有他能炼制,到时候他就有得忙了,就算是他以后发明出了,可以用来炼制战甲的法器,那也必须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研究,而且结果是什么样的,还真的不好说。

薄远琛温晚免费阅


    风功和雷定,领着南安坊的那些老人,从客栈的侧门,进入到了客栈里,在仆人的引领之下,来到了小楼那里,盛兕正站在小楼的门前等着众人,众人一看到盛兕,马上就冲着盛兕行礼道:“见过盛老爷。”

    这是一种尊称,南安坊这里的人,全都是一些穷人,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的礼数,盛兕给了他们这些人饭吃,所以他们就称呼盛兕为老爷,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对盛兕最大的尊敬了,所以才会称盛兕为老爷。

    盛兕一听到这个称呼,却是愣了一下,随后他连忙摆了摆手道:“别,可千万别叫我老爷,叫我少东家就可以了,我可当不起老爷这个称呼。”盛兕还真的是不习惯这样的称呼,所以才会如此说。

    众人自然是不会反对,全都应了一声,盛兕看着众人一眼,接着开口道:“各位请进吧。”随后就引着众人进了小楼,小楼的客厅那里早就清理了出来,盛兕请众人坐下,众人可能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都有一些拘谨,看着客厅里的那些家具,都显得十分的小心,他们都十分的清楚,像这样的家具,价格可是不便宜。

    盛兕一看众人的样子,也是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今天把大家请来,是要跟大家说一下,我想在南安坊那里建仓库的事情,我想在南安坊那里建一座大的仓库,同时也想要把南安坊那里的道给修一下,各位对此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互望了一眼,不过显然他们是早就商量过了,所以风功冲着盛兕一抱拳道:“少东家,对此我们没有任何的意见,我们只希望以后少东家要用人干活的话,多想着我们南安坊这里的人一点儿,其它的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少东家不用担心那些人,不管是少东家你看中了什么地方,都由我们去说,我们保证,可以把地方给少东家给空出来,绝对不让少东家为难。”风功说完之后,其它人也全都点了点头,显然风功所说的话,是所有人商量之后的结果,他们所有人都是同意的。

    盛兕一听众人这么说,都不由得哈哈大笑,随后他冲着众人微微一笑道:“大家如此说,让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也罢,那我也不客气了,我说一说我的想法,大家看看可不可行,如果可行的话,那我们明天就可以直接动手。”众人全都应了一声,看着盛兕,等着盛兕说说他的想法。

    盛兕看着众人,微微一笑道:“我是这样想的,我准备在南安坊南门那里,划出一片空地出来,建一座大的仓库,同时还有一片居住区,在这片居住区,就是给那些空出房子的人准备的,在这一片居住区里,我准备全都建成一个个的大院,每个大院里,都可以住几户人家,让每一个人都有住的地方。”

    众人一听盛兕这么说,都不由得一愣,随后全都是两眼一亮,原本他们也在为如何的安治那些人而发愁,本来是想要在别的地方在给他们找一个住的地方,但是盛兕如此做,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他们一个个都十分的开心。

    盛兕接着开口道:“南安坊那里的主道我会修好,修道用的材料全都由我来出,修道的人,全都用南安坊这里的人,如果参与修道和建仓库的人,也想要改建一下自己的房子的话,那我也可以给大家出材料,而且材料的价钱,保证是成本价,绝对不多收大家一份钱,至于说材料的钱,你们也不需要马上就给我,可以等以后给我干活之后,在把这些钱还给我,而且不必一次还清,可以分几次慢慢的还,我绝对不收大家的利息。”

    众人一听盛兕这么说,他们的两眼更亮了,不过却又都有些不太确定,不知道盛兕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如此帮他们,风功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他当然也知道盛兕的想法,所以他对盛兕道:“少东家,请恕小人无礼,少东家如此帮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些老人也全都看着盛兕,他们虽然穷,虽然没有什么见识,却也明白,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别人好,所以他们一看盛兕对他们如此之好,一个个都有些拿不准了,不知道盛兕到底想要干什么。



    盛兕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大家也不用多想,我如此的对你们,其实有两个目地,第一,我准备在南安坊那里建仓库,因为南安坊那里的地价便宜,这样我就会省去一大笔买地的钱,我就把这些钱用来改善大家的生活,为了让别人到仓库那里去的时候,不会感觉看到太脏的环境,所以我出钱给大家修练,改善大家的生活环境,这都是为了生意,第二就是,我虽然来庆都城这里不长时间,但是现在我已经与庆都城这里的一个大家族,拉上了一些关系,以后这个大家族,可能会用到很多的人,南安坊这里的人给我工作过,我觉得大家都做的很不错,我很想以后还用大家,所以我才会对大家如此的好,大家可明白我的意思了?”

    众人一听盛兕如此说,他们马上就明白了盛兕的意思,盛兕之所以对他们如此之好,还要改变南安坊这里的环境,无非就是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南安坊这里的地价便宜,在这里买地建仓库,他不需要花那么多的卖地钱,而且为了让别人来仓库这里的时候,不会看到了这里的环境太差,他才要修路,第二就是,盛兕现在与一个大家族拉上了关系,以后可能会有很多的活要让他干,那觉得南安坊这里的人用起来十分的顺手,所以他以后还想要常用南安坊这里的人,所以才会对南安坊这里的人如此的照顾。

    要是别的地方的人,听盛兕如此说,可能还会生气,要是有一些喜欢计较的人,可能会认为盛兕就是在占他们的便宜,可能会跟盛兕翻脸,但是对于南安坊这里的人来说,他们却并不是这么想的,对于他们来说,有人用他们,有人给他们活干,有人给愿意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就已经十分的开心,那里还会管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目地,所以一个个对盛兕依然是十分的感激。

    盛兕看了众人一眼,接着开口道:“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意见的话,那么明天我们就可以开功了,这一次我需要整个南安坊全体行动,拆房子,建仓库,建房子,修路,最重要的是,清理排水沟,清理垃圾,我会雇车前来,把所有的垃圾,全都运到城外去处理掉,让南安坊这里的环境变得更好,如果有人也要重建房子,我出材料,价钱就按之前说好的算,如果大家都同意,那明天我们就开工。”

    风功他们都互望了一眼,随后齐声道:“多谢少东家,我等同意。”他们当然同意,他们已经受不了现在的环境了,如果有机会改变,他们是绝对不会反对的,他们现在的生活环境已经够差的了,在差也不会差到那里去了,有改变就是好的,所以他们当然不会反对。

    盛兕一听所有人都同意,他这才哈哈大笑道:“好,大家同意就好,不过我也要跟大家说好了,以后南安坊这里的环境要是真的变好了,可能就会有别人想要把手伸过来,到时候大家可是绝对不能同意,这们也要靠大家跟我一起来应对。”

    众人自然是不会反对,全都应了一声,盛兕这才点了点头道:“好,那大家就回去准备一下吧,明天我们就开工,这一段时间,南安坊那里可能会乱一些,等到过了这一段时间,那就好了。”众人全都应了一声,随后全都站了起来,冲盛兕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开了。

    等到众人都离开之后,盛兕就直接把谢玉宝给请了过来,让谢玉宝明天帮他雇一些马车,同时也要帮他联系好善房子和修路用的材料,这些事情对于谢玉宝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所以他马上就答应了。

    把这些都安排好之后,盛兕这才算是长出了口气,这件事情可算是完事儿了,把这些事情安排好了,他们也就没有好担心的了,就等着明天开工,等到仓库建好之后,那就万事大吉了,他就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第二天一早,盛兕早早的就起来了,他先是坐着马车接上了谢玉宝,去了南安坊那里,然后地南安坊的南门那里,划出了一块地方,让谢玉宝帮他准备材料,还有马车,谢玉宝满口的答应了,盛兕这才让他离开了,随后就让风功和雷定他们准备拆房子。

    事实上昨天盛兕就已经说了,他要在这里建房子,所以南安坊那里的人也早就有所准备,他们全都已经准备搬家了,盛兕来的时候,有一些人已经在搬家了,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一点也没有离家的悲苦。

    这些人一搬走,风功和雷定他们,马上就领着人开始折房子,不过折房子时,能用的东西,他们会全都留下来,不能用的就全都堆在一起,准备等到马车到了的时候,就把那些东西,全都运到城外去。

    就在这个时候南安坊这里的所有人也全都动了起来,他们开始清理南安护这里的排水沟,清理这里的垃圾,这不清理不知道,一清理可真的是吓人一大跳,南安坊这里的垃圾真的是太多了,一堆一堆的垃圾堆在那里,看起来都吓人,风功和雷定他们看着这些垃圾也全都吓了一大跳,他们竟然生活在垃圾堆里,而他们自己竟然不知道。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